【翻译】(20150508)《迅雷崛起》引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时隔这么久我终于又更新了,这说明我没有弃坑(bu)。

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呐。有翻译错的地方欢迎更正毕竟我英语渣x

下面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特殊声明:本文原作者为英国的艾琳·亨特。九月尘只是翻译原著。翻译文字不得作为商用。转载请注明作者([英]艾琳·亨特)和译者(柒予小鱼的月落晓风残),谢谢合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【引子】

荒野中一片黑暗,唯有天空中那些遥远的星辰和闪烁着光的苍白色的月亮散发出光芒。

雷移动他的臀部并且闭上眼睛,将头转到巢穴四周树枝间狭窄的缝隙之中,他凝视着低垂在地平线附近的月亮。夜晚的微风荡漾在他的皮毛之中,使他感到丝丝凉意。年轻的猫开始充分地伸展肌肉,然后他感受到头顶的温热。舔梳声在他头顶有节奏地响起。

雷扭过头,看见他的母亲——风暴——正在舔他的耳朵,就像他还是小幼崽时那样。记得那时她会安抚他,使他在她柔软的腹部毛皮上安静地入睡。雷因惊讶和舒适而叹了一口气。我的母亲!他感觉母亲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触碰过他的皮毛了。

这种陌生的接触使雷的头脑发晕,但就在同时他意识到了这种感觉是多么的熟悉!在真实的世界中他从来没有能够记住他的母亲,但现在他能辨别她皮毛上的每一道斑纹,即使是她呼出的气息也为他所知。他的记忆渐渐苏醒,他出生在一个昏暗的两脚兽巢穴中。(这句没翻译好抱歉)

再次看到风暴提醒了雷谁在照顾他。灰翅把他带到荒野,鹰扑对他很亲切。她的温柔在雷那儿从不失效因为失去爱后的安慰比母亲更有力。

他的喉咙中发出呜呜的声音。“再给我讲那个故事吧。”他恳求道。尽管他并不明白这个故事的意思或自己为什么想听它。

风暴挪动身子使自己更舒适一点儿,并用一只爪子搂着雷的肩膀。她简短地犹豫了一下,目光越过雷凝视前方好像她能看见无法估量的距离。

“我第一次遇见你的父亲是在森林理我。”她喃喃道。这些熟悉的字句在雷的脑中回响。“他住在一个隐蔽的空洞中。那时他正躺在一从荆棘前,我们的目光相遇,然后我们…我们就互相了解。我能感觉到他的爱。”

雷的皮毛刺痛起来,困惑像蚂蚁般爬过。”那现在事情为什么不一样了呢?”他问。“净天拒绝了我——我自己的父亲!爱都去哪里了?”

他感到风暴在努力转移不安的情绪。“它仍然存在。”她回答道,“这只是……只是净天不知道怎么用它。你会帮他学会爱。”她低下头舔舐着雷的体侧,安慰道,“我知道你会的。”

雷感到自己很放松,但就在他闭上眼睛时,他看到远处有一只猫的黑影,那只猫仰起头,高高地翘起尾巴,在闪耀的月光下踱步。雷离他很远,但他清楚地知道这只猫是他的父亲。

风暴一定也看见了他,雷感到她的心跳在加速。他意识到自己的母亲仍然爱着净天。

他渴望见到他的父亲,但是风暴用爪子紧紧扣住他的肩膀,将他拉到她的身边。“离开他,”她轻轻地喵着。

"可是你说——"雷想要抗议。

“但现在不是正确的时间。”他的妈妈告诉他,“你会知道它是什么时候。”她开始舔他的耳朵,并逐渐安定下来。”但他是我的父亲……”雷喃喃地说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风暴向他保证道。出于好玩,她将爪子缩回肉垫,用脚爪轻轻地拍了一下孩子的鼻子。“你对他来说很重要。(PS:这句话原文是You have so much of him in you.我是意译了(不(总之大家自己看吧我的水平实在翻译不好抱歉)”她喃喃地说。

雷的内心仍然十分痛苦,仿佛有只锋利的爪子紧紧地抓住了它。”净天为什么不理我?”他问道,“为什么我不能去见他?”他的声音像哀号,“一切都错了!”

风暴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,她凝视着满月。夜晚的风越来越大,吹乱了她的皮毛,她蜷缩起身体紧紧裹住雷,保护他免受夜晚寒冷的侵袭。

雷看不到她的脸。他听见她开始说话了。“你会做正确的事。”她喃喃地说,她的声音像蜂蜜般滑过他。”到那个时候,我知道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……”

【引子完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碎碎念一句,别看英文有那么一长串,翻译成中文就大大缩水了。这是个严肃的问题(不 (* ̄▽ ̄)丿
今天数学考砸了啊,考出了我自上学以来的最低分,手机也拿不到了,趁着查资料码一些,以后什么时候更不一定了,不过请相信我手稿已经写了一些了(* ̄▽ ̄)丿主要是码字问题。
别想让我拍上来(* ̄▽ ̄)丿字太渣伤不起。

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[[[90°鞠躬[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热度 ( 3 )